大粤明星访·左麟右jo李

大粤明星访·左麟右李



  资深如谭咏麟和李克勤,jo做采访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,一坐下来就像家人般闲聊,一个大清早起床去踢球,一个当24孝老爸送儿子上学。当摄像机架好后,两人瞬间进入状态,你来我往不时自制笑料,默契得水到渠成。

  过往专访过李克勤两次,聊工作总是侃侃而谈,一涉及家人的话题立马三缄其口直接说PASS。然而这次有谭校长在一旁“加持”,竟然连生子秘笈这类私密话题都能光明正大地交流。我开玩笑地问:“你们不怕这内容出街吗?”克勤笑着回了我一句:“你自己看着办吧”,真是要给两位写个“服”字。

 →左麟右李演唱会8月30日登陆深圳!

金曲+开心=左麟右李演唱会

大粤娱乐:在你们眼中这场演唱会最大的看点是什么?李克勤:主要的卖点当然是金曲,我相信这是大家入场的最大理由,很想听到校长和我的金曲,还有一些金曲是我们混着唱的,这样就会有不同的感觉出来。

谭咏麟:还有开心,大家喜欢看到我们在台上互动,开玩笑讲是非。

李克勤:是的,这也是“左麟右李”演唱会和我们各自的演唱会最大的区别。

大粤娱乐:哪一个环节是你们自己最喜欢的?李克勤:我最喜欢《跳啦河马》,真的是很好玩,因为你见到观众和你一起跳,他们笑得多开心啊!

谭咏麟:一定要在现场才能感受到那种气氛,就是大家一起很用心很给力想去表达几个动作,但是每个人做出来的效果都不一样,很好笑的。

大粤娱乐:你们在个人演唱会都比较斯文,尤其是克勤,为什么碰撞在一起会这么豁得出去?谭咏麟:我和克勤本身是两个个体的艺人,但是一走到一起那个化学作用是大家想都想不到的,观众会看得这么开心。无论是在歌曲的欣赏方面,jo de la rosa还是在台上的观感,都是跟我们个人的演唱会不一样的,有时同一首歌我们每一晚的演绎方法都不一样。

李克勤:尤其对于我来说,我自己演出会比较斯文保守,一做这个就好像可以玩得癫一些,可以轻松一些,甚至服装可以夸张一些。

大粤娱乐:演唱会中会将双方的金曲混着唱,那你们最喜欢唱对方哪首歌?李克勤:他的歌我一早就已经学完了,我们每一站都会换掉一些歌,一来让我们两个保持新鲜感,二来让观众也能保持新鲜感。我最近喜欢的是《披着羊皮的狼》,刀郎写给校长的时候,我已经觉得很好听。

谭咏麟:我最喜欢的克勤的歌是《仍是老地方》,这我很少告诉他。

大粤娱乐:其实你们自己的曲库就有120多首歌,为什么还要加上翻唱环节?谭咏麟:其实是想给大家一些不同的感觉。因为有时候大家都知道我们唱什么歌,那如果我们唱别人的歌,效果会怎么样呢?人家那些歌也是经典,由我们加上和音和编曲,演绎起来会有不同的感觉。

李克勤:这个环节我们在不同的地方做过,有些歌我们唱第一句,观众的反应就马上来了,所以是有它的可听性的。

大粤娱乐:有没有哪一首是你们合唱起来特别有火花的?谭咏麟:上一次我们唱《一生中最爱》,有一段其中两句我们都唱了和音。因为我们会换来换去的,看心情或者看那晚大家的感觉,总之我给一个眼神,大家就有默契在。但是那次不知道为什么,我看着他,他也在唱和音,madam jo那我应不应该改回来呢?我再看着他,他还是没什么反应。

李克勤:看着看着,就唱完了。

大粤明星访·左麟右李

香港仍然有很多好歌

大粤娱乐:香港站的CD已经发行了,我留意到上面有个小标题是“香港有声音”,你们希望通过这场演出传达怎样的声音?谭咏麟:我们想告诉大家,其实香港本身有很多很好的歌,提醒大家香港有很多好歌手和好歌,记住。

李克勤:是的,其实每次我们快安可之前都会说,我们珍惜每一次在台上见到观众的机会,希望观众也跟我们一样珍惜。

大粤娱乐:其实两位也和其他歌手组合过,为什么偏偏“左麟右李”可以成为固定,并且走过了十年?谭咏麟:这其实是看市场需要和观众喜欢的程度。如果我们出来是不受欢迎的,那我们硬要组合也没用。

李克勤:我也觉得是天时地利人和,要很多东西加起来才有机会和缘分坚持这么久,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大粤娱乐:有份调查报告说现在的00后对港台资深的歌手比较陌生,那你们在演出中怎样消化不同年龄层观众的审美差别?李克勤:不管是00后还是60后,我觉得其实没什么所谓。我在香港和世界其他地方,看到很多是一家人来看的,可能有些儿子是很年轻的,但是他也买票给爸爸妈妈看,甚至有些十来岁的歌迷跟我说有听我的《红日》或者很喜欢校长的歌,因为爸爸妈妈有放,所以他们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触我们的歌了。

谭咏麟:我就发现《女人俱乐部》(电视剧,又名《M Club》)播完之后,我多了很多十几岁的歌迷,无论是在微博还是街上,他们会跟我说,“校长,原来你的歌很好听的!”

大粤娱乐:大家都很期待校长你会在电视剧里出现,为什么只有声音?谭咏麟:其实曾志伟拍这部剧之前就有叫我去客串,我说好,可后来就没有人去跟进。直到有一天我在外地做个唱,他就说要给我发通告,我说:“你傻了吗?我在外面,三百号人的团队等着我,你让我飞回来客串,这怎么可能。”他自己都不记得这件事,等监制提醒他才想起,所以只好在后面出了回声音,还有大结局播出的时候我在现场给他们打气。

大粤娱乐:你们温拿乐队的感情这么好,有没有可能和志伟商量下开一部《Man-club》?谭咏麟:其实我跟他说过的,有一个很适合拍剧的素材,就是少年版的温拿,绝对可以拍一部很长、很丰富、很好笑的剧。

大粤娱乐:所以将来不排除有这个可能性?谭咏麟:不知道,不过我真的想找温拿拍回《温拿狂想曲》。

大粤娱乐:其实校长你可以考虑下做导演。李克勤:他很喜欢,很想的,终归会做一次。

谭咏麟:以前真的很想的,但陈可辛出现之后,我就觉得这个责任可以放下了,因为他的想法和表达出来的细腻和我想的挺接近的,所以他出现之后,我就松一口气了。

大粤明星访·左麟右李

商业奇才与24孝奶爸

大粤娱乐:校长的生意都做得很大,那现在唱歌对你来说是兴趣还是职业?谭咏麟:唱歌是我绝对的兴趣和一种责任。很多人问我,你需要这么拼吗?你都上岸了。我可以很认真地告诉大家,三十年前我就上岸了,没有必要这么拼。但从兴趣方面来讲,我找不到一件事,是让自己开心,又可以令现场几万人一起这么开心。我也有个承诺,如果有人需要我唱到80岁,那我到80岁后还会继续唱歌,我正在考验我自己。

李克勤:我还有30年都上不了岸,所以对我来说是职业。

大粤娱乐:两位都一直有在出新专辑,称得上是“乐坛劳模”,克勤也说过,现在花的时间多了可是卖的却少了很多,那在心态上是怎么平衡的?李克勤:刚才校长说到责任,其实也不是说这是我的责任,但我是在香港长大的,最初也是在香港出粤语唱片,所以我有这样的心愿,就是每一年最少有一张粤语唱片出来。虽然如果花同样的时间和心思在国语唱片上,收效可能会大一点,但我觉得我始终是一个以唱粤语开始的歌手。

大粤娱乐:那现在校长是不是可以尝试更多的曲风?李克勤:他向来都很多的,他是嫌我不够多,我会改善的。

大粤娱乐:你们有合作开云吞面店,想问下克勤,校长平时唱歌这么即兴,那他做生意会不会也很即兴?谭咏麟:他的云吞不是即兴的,有配方的。他做生意当然比我在行,我就负责宣传、试菜、派些卧底歌迷去试吃。我觉得开云吞面铺是不会发达的,但是可以让歌迷有个地方聚一下。而且我觉得云吞面很能代表左麟右李,我记得十年前我们第一次合作的时候,我的经纪人就说,其实你们两个加起来开演唱会,感觉上就很有香港特色,大份又划算,就好像一碗云吞面。想不到我们十年后真的开了一家云吞面店。

大粤娱乐:听说香港可以凭演唱会门票在店里免费吃云吞面,那广东的歌迷会不会有这样的福利?谭咏麟:如果有天我们在广东也开了左麟右李云吞面店,那也不妨。

李克勤:希望有一次是演唱会和店铺一起开,那就相辅相成了。

大粤娱乐:现在吴镇宇都带儿子去上《爸爸去哪儿》了,那会不会有一天也可以看到克勤带着儿子上节目?李克勤:我每次出来工作我都会问儿子“去哪儿”了,他在家也会问我“去哪儿”了,我现在这个阶段小朋友年纪还小,还是更想他过一些学校的生活,放学去玩一下,我很喜欢在家里看。

大粤娱乐:校长的儿子那么厉害,你们平时有空会交流育儿经吗?李克勤:他教我“倒挂金钩”,成绩挺好的。

谭咏麟:当然啦,两个都是儿子(相视而笑)。

李克勤:其实我们两个什么都会聊的,无所不谈。

谭咏麟:是啊,我告诉他我会帮小孩子洗澡,一起泡浴缸,晚上讲故事哄他睡觉,很开心的。他都做足了,还送上学。


大粤娱乐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责任编辑:CM 摄制:郁枫 摄影:叶丹 设计:武少 制作:CJ  合作联系:020-66849815